朝时有酒可醉.

❀头像/封面来源@大鱼鱼🐋

「朝俞」恋爱循环(ooc)

❀糖
❀ooc预警
❀私设巨多!
❀食用愉快
       贺朝被窗外的阳光刺醒了,侧过头去看见自家谢俞小朋友在自己臂弯里好好地睡着,眼角有一点红,他笑着轻轻地亲了亲谢俞脸颊,惺忪着睡眼瞥了一下挂在墙上的表。
  十二点了。
       地板上散落着两人的各种衣物,窗帘半掩未掩,满室旖旎。
  昨晚是不是自己要的太狠了?贺朝坐起来想着。自家小朋友偏又是个倔的,都哭成那样了也不想服软求个饶,自己看见谢俞那个样就受不了,这可不是撩火吗。
  贺朝想到这,坐在床上拽着被角傻乐。
  真可爱啊。
  二人大学本科毕业后都选择继续在校读了研究生,硕士博士也都轻松考了下来,留学归来后,贺朝接下了全球知名的一家金融公司递来的橄榄枝,待遇很好,平时挺清闲,偶尔加加班。
       这几年来,三班同学无不羡慕贺朝这神仙一样的生活,有车有房有对象,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都说劝人学医天打雷劈,谢俞小朋友留在了清华实验室,天天要么对着冰冷的金属要么对着玻璃器皿和花花绿绿的药水晃来晃去。一进实验室,废寝忘食,昼夜颠倒,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毛病。”贺朝心想。他看那个实验室的老头不爽很久了,压榨我家小朋友?哼。
  “小朋友,太阳晒屁股了,起床了!”贺朝在谢俞耳边叫这位大爷起床。
  谢大爷随手赏他一个抱枕,连句骂人的话都不想多说,翻了个身继续睡。贺朝把他拽到自己怀里,盯着谢俞发肿的嘴唇愣了会儿神,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随便套了件衬衫去了厨房做饭。
  
  食物的香气混着明媚的阳光,没人能拒绝,就算是谢俞也不行。
  “老谢,吃饭了,快点起床。”贺朝喊他。
  谢俞估计着也睡得差不多了,答应了一声,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坐了起来,一双眼睛就那么看向贺朝,刚睡醒还带着点迷茫,眼角的红还没有褪去。
  “操。”贺朝骂了一句“又勾引我。”他强压下身体里窜起的那股邪火,进了浴室,撂下一句话。“饭在桌子上,自己趁热吃,看看你自己都是个医学生了也不知道爱护自己的身体。”
  谢俞趿着拖鞋,听到这话虽然觉得烦得很,可终究还是温暖的,他答道:“知道了。你这年纪大了倒是越来越碎嘴。”
  夏日的阳光浓烈地泼洒在饭桌上,贺朝摊了一张鸡蛋饼,黄澄澄地服帖在白瓷盘里,旁边的牛奶也不似刚热好那般滚烫,温温热热的,喝下去很舒服。
  “朝哥,洗完了没?”谢俞随手把碗筷塞进洗碗机,喊他。
  “嗯,洗完了。别瞎勾引我。”
       谢俞切了一声,倒成了他的不是了。
  贺朝的声音在浴室里听来闷闷的,“小朋友吃完饭了?我的厨艺长进了吧。哥跟你说,我好歹也是一个厨艺担当,不是哥吹,沈捷那小子总说哥做饭好吃。”
  谢俞面不改色:“闭嘴。”
  “说起来沈捷,这小子还没找着对象呢哈哈哈。”贺朝用毛巾擦擦还在滴水的头发继续说,“前几天他还向我请教怎么找着的对象,你猜我怎么说的?”
  “国家统一发放”谢俞眼皮一直都没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傻逼,我说‘当然是因为你朝哥长得好看啊’”贺大帅哥吹起牛逼来一套一套的。
  谢俞这回直接不说话,懒得搭理他。
  “啧,谢俞小朋友你也太不讲究了,我贺大帅哥就这么半裸着站在你面前你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看看我这个好身材,啊,别人想看还看不着呢。不懂得欣赏。”贺朝看自己的小朋友玩手机玩得得挺欢,不开心了。
  “贺朝夫斯基?您老闭会儿嘴吧,我妈。叫咱俩回去吃饭,没别人,我答应了。”谢俞把聊天记录对着贺朝晃了晃。
  贺朝又想起高中时候的那篇跑题应付事儿的作文,时光也倏忽被拉回去。
  “贺朝夫斯基曾说过……”
  那也是一个阳光很好的早上,自己正想着作文怎么稀松二五眼地瞎几把扯扯跑题好,晃悠着就看见了一样趴在桌子上的谢俞,他觉得自己心跳漏跳了一拍。
  真可爱啊,这么好的人居然不是他的,好想占为己有。
  “想什么呢。”谢俞不耐烦。
  时光又趔趄着被拉回来,撞进了一片温柔,现在这个人是他的了。
  “没想什么,不知道孝敬丈母娘什么好。”贺朝打哈哈。
  虽说顾雪岚女士对他们俩没有什么意见,你情我愿的事,她也开心。可不代表别人也这样想。钟杰就看着那个扶不上墙的钟家二少爷摇身一变变成了个省状元不说,还带了个男朋友回来。他可是个顶天立地的钢铁直男,本来就瞧不上那个谢俞,这样一来心里更是一万个恶心。上次看见谢俞带着贺朝回来就阴阳怪气:“真不嫌丢脸,恶心不恶心啊,我这个做兄长的祝你们俩白头到老百年好合啊。”贺朝无所谓,拦住了谢俞的好几个拳头。谢俞瞪他,他就笑着揉揉那颗炸毛的脑袋。反正人是他的。
  “你人过去就行了,我妈她不缺钱花也不缺衣服穿,就看着自己儿子有对象了高兴呗。”
  傍晚时,贺朝牵着谢俞踏着暮色走向昔日的学校,状元楼和金榜还是那样的开着,里面热闹如初,就连门口那红色的横幅也是那样的原封不动地挂着。东西两楼依旧耸立,墙壁刷得雪白,时间在学校这种地方好像没有留下任何印记。

  “谢俞,不涂黑色指甲油。”
  “我同桌睡觉呢。”
  “是你先招惹我的。”
  “现在我在回答一遍这个问题,只讲一遍。听不见拉倒。你是我喜欢的样子。”
  “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
  少年青涩,岁月静好。
  
  谢俞从贺朝裤兜里摸出一颗棒棒糖,塞进他嘴里,笑着问他:“喂,你在高中毕业之前给我的信上写‘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现在够远吗?”谢俞逆着晚霞红彤彤的光站着,眉眼弯弯,模样竟和那个穿着校服歪头看他的少年重合在一起。
     “不够,我想和你一生到老。”贺朝迅速咬碎糖果咽掉,吻上了谢俞柔软的唇,缠绵间,糖果的味道也萦绕在两人口腔中。

  你就是我甜蜜的恋爱循环。
  
  我会喜欢你的老年迟暮,也会喜欢你的少年意气.
  我会喜欢你的柔软笑颜,也会喜欢你的锋芒毕露.
  我会喜欢你的别扭可爱,也会喜欢你的目露凶光.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你眼中有三秋桂子香飘十里纷纷扬扬走过我心中的罅隙。
  直到见到你我才恍然憬悟,原来是我没有见过太阳。

评论(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