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时有酒可醉.

❀头像/封面来源@大鱼鱼🐋

-忘羡随笔

-忘羡随笔
魏无羡缩在被子里,眉头紧皱,额上氤氲着淡淡的一层薄汗。
“魏婴,魏婴?”蓝忘机见此,抱紧了他,轻拍他的脸,低声唤着。
“啊……蓝湛!”魏无羡迷迷糊糊地嘟囔,“我梦到狗了,蓝湛,你都丢下我走掉了。”说完便胡乱地亲蓝忘机伸过去的手。
“没有,我不会丢下你。睡吧”
蓝忘机把魏无羡搂在怀里,细心地替他捋了捋碎发,掖好被角,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来自边缘文手的胡乱蹬腿儿……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