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时有酒可醉.

❀头像/封面来源@大鱼鱼🐋

【忘羡小连载】绝境-叁(ooc)

绝境-叁#忘羡小连载#ooc预警
私设超级多,不喜勿喷,谢谢!
可蓝湛的执念呢?是什么?
他不得而知,也就无法破除这幻境。
魏无羡这才猛然发现,自己对于蓝忘机是一点都不了解的。
是的,他魏无羡自诩与蓝忘机熟识。可连蓝忘机他心中所忧所喜都一无所知。更遑论言语投机,这有哪一点能称为友呢?
蓝忘机在一旁看着魏无羡生动的面庞渐渐暗淡下去,有些许的手足无措从神情上泄露出来。转身离开了。
魏无羡听他足音远去,缓缓蹲下身子,闭上眼睛,开始思考自己所作所为。
姑苏求学后岐山一别,云梦楼台抛花相谢,不夜天一战血流成河。
如今,又对他恶语相向。
这样,真的对么?魏无羡痛苦地想,乱葬岗还留着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妇孺,他们手上本无一点血腥。只因冠着个温姓,又与自己这个邪魔外道混在一处,世人便觉他们罪孽深重,该千刀万剐。
而自己这边又有个执拗的蓝湛,怕是等自己找到蓝湛心中执念,乱葬岗上众人早就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魏无羡再一次感到了无力。
谁都是人。多什么了?
是夜,一弯残月悄悄上了夜空,那些莹白的光亮笼下来。
当蓝忘机开窗向外望去,就见魏无羡披着一身月光,笑吟吟地望过来。
“魏婴,休息”
“蓝湛呀,你是知道我的,这个点儿,我哪儿能睡得着呢?”魏无羡嘻嘻而笑,全然看不出白天如此迷茫。
“此处并无玩物”蓝忘机面不改色
“诶诶诶你这话就不对了,有我魏无羡在的地方还能没玩物?”魏无羡不服气,心里却想着:没玩物其实逗逗蓝湛也是不错的。面上又是一副笑脸。
“你且说来,何为玩物”
魏无羡三两步跃上窗户,同少年时一般,站在玉兰树枝子上探身到蓝忘机身边。空出一只手给蓝忘机指着。
“蓝湛你看啊,那边是一片湖,湖里有莲蓬,湖边有小船儿,虽然我从小到大都在莲花坞,日日划船射纸鸢,但是就是玩不腻。哦说起纸鸢,蓝湛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比啊,上次你都没比完就走了,我还想见识见识大名鼎鼎的含光君射箭究竟如何呢!”魏无羡说起玩又是滔滔不绝,激动地从树上跳进屋里去,携着一身香气和几朵白玉兰,一把拽住蓝忘机,笑道:“蓝湛,我看今晚就不错,没能带你去云梦划船,在这里也是一样的!”
蓝忘机眉头微皱:“不可……”
“诶呀你不可什么,总用不字开头我可是好没面子!反正这儿也不是云深不知处,你落在我的手里就得听我的。”魏无羡笑嘻嘻地打断他,拽着蓝忘机就向屋外跑。
令她奇怪的是,蓝忘机居然没有挣扎。
魏无羡心中想着:像蓝湛这种乖孩子怕是都没有玩过几次吧,心里定是还向往着玩一玩的。
明月高悬,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到小船上坐定,拿起那对船桨,递给蓝忘机一个。“蓝湛,拿着,划船会吧,不会的话就看我……”魏无羡在一旁絮絮
“会”蓝忘机回答简练

照理说姑苏应是河湖众多,大抵是蓝忘机家中严苛从未去过。
魏无羡也是个不甘寂寞的,对着蓝忘机着一堵冰墙也就这么聊了起来。
“蓝湛,这几日我总会想起一段旋律,可是这又不是哪首曾习过的曲子。你们姑苏蓝氏对这个应该造诣颇深,这究竟是个什么缘故”
蓝忘机沉思片刻,答道:“此曲你应是不常听,或许只听过一次,但是那次大概机缘巧合,此曲便与你的灵魂契合。在你的精力体力受损严重时才会想起”
魏无羡若有所思,拿出陈情,转身背对蓝忘机,吹出一段旋律。笛声悠扬,似山中飞鸟,打碎夜色宁静。
而蓝忘机眼中满满的震惊,不可置信地望着魏无羡背影。
而在魏无羡转身回来的那一刻,他清清楚楚地看见蓝忘机唇边一抹未消融的笑意,映着如水月光,似新雪初霁。
二人正处湖中央,满天的星子撒进湖水,,水波荡漾间,浮光跃金。
魏无羡伸手捞下一枝莲蓬,塞到蓝忘机手中“蓝湛,快吃快吃!新鲜的带茎莲蓬可是很好吃的”说着自己也拿下一个,放入嘴中。
靠岸。
“休息吧”
“蓝湛,谢谢你,真的,今天”

ps:我写完了就是有点长所以分两次发
耶比耶比耶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