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时有酒可醉.

❀头像/封面来源@大鱼鱼🐋

【忘羡小连载】绝境-贰(ooc)

绝境-壹http://bielaichunbanliang.lofter.com/post/1f213cda_1280cc81
【忘羡小连载】绝境-贰(深夜码文的产物/略微有一些双杰的部分)
「ooc预警!!!」

蓝忘机沉默着,魏无羡正要开口,他便说道:“你的金丹,是不是出了问题?”
这委实不是一个好开头。
魏无羡抓着酒坛的手顿了顿,而后继续闷头喝酒,打定了主意不说话
蓝忘机加重了语气,声音显得更加严肃:“魏婴,说话,怎么回事”
“与你无关,也没怎么回事”
“你知不知道没有金丹对你是什么意义,你”
“我当然知道,我清楚得很,但是我现在过得还不是挺滋润的?我现在真的没有当初风光无限,那我又能如何?”魏无羡将后半句话憋了进去,这种话他当然不可能与别人说。
“魏婴!这可是你自己的身体!”
“我自己什么样我自己清楚,含光君不必操心”他没有再叫他蓝湛,夺门而出,心情烦躁地打量四周景色
门外花树旁便是一片湖,湖中莲花层层叠叠地掩映着。
湖面上波光粼粼,印着花树的大半边影子。湖边泊着一条小木船,船桨端端正正地摆着。
魏无羡心神不定,见此情景,心绪立即飘到了莲花坞。
那段打山鸡射纸鸢划船采莲蓬的时光早已随着物是人非,无可奈何地消逝。
幼时与江澄打架斗嘴的日子也回不去了。
各自刺出的那一剑,已经断送了他们所有站在朋友、亲人立场上的交集。
最后的一碗莲藕排骨汤,那鲜红如火的嫁衣就似那封喉毒药,使千言万语梗在心头。
后来呢?魏无羡急切地伸出手想要碰触,回忆便碎成花瓣零落。

蓝忘机从窗口看着魏无羡执拗的背影,脸色有些许沉重。
---------------------------云梦江氏
“你说什么?魏无羡被蓝忘机救走了?”江澄强压怒火,拍案而起“这逆徒!叛出师门还不安定!”
“江宗主消消气,那魔头定是迷惑了含光君,才得以苟活”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一脸谄媚
“是啊是啊,如今岐山温氏已被尽数剿灭,谅他魏无羡是打不过含光君才用了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啊!真是不知羞耻”另一个人附和
那几句话似火上浇油之态,江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双眼睛能将人从头到脚冰个利索。那些人们纷纷拱手作鸟兽散。
江澄盯着那些人的背影,又看了看远方。牙缝中挤出几个字:“魏无羡!”
--------绝境
魏无羡绕着幻境转悠,眉头紧锁:“这幻境……可有破解之法?”
“有”蓝忘机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魏无羡惊得回头,没想到他会一直在
“幻境的破解之法就是找到施法者内心的……说是执念也可”蓝忘机平淡如水的话语中难得的顿了一下

若说执念。执念之于江澄应似水之于鱼儿。江澄若无心头一点执念,只怕如今只是青烟一缕。
执念之于自己应似剑鞘之于剑锋。若无执念支撑,只怕如今早已是走火入魔,心智全无。
可蓝湛的执念呢?是什么?
他不得而知,也就无法破除这幻境。
魏无羡这才猛然发现,自己对于蓝忘机是一点都不了解的。

我尽量周更吧……也没多少,三党下周末二模。或许下周就没有……谁知道呢
后排带一下亲友@凰殊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