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时有酒可醉.

❀头像/封面来源@大鱼鱼🐋

#忘羡刀#浊酒一壶浮云漂泊刻骨相思又怎向离人说

#忘羡刀#

「前方ooc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高亮】不喜勿喷

乱葬岗围剿后,魏无羡身死.

三年后,蓝忘机出关,一双清淡的眼睛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可仔细辨别,一抹黯然若隐若现。

他把那两只兔子养在了静室,定时有人去照看它们。

那毛乎乎的小东西正抱作一团,蓝忘机怔怔地想起魏无羡给他兔子时的场景来,那个丰神俊朗的少年坐在玉兰树枝丫子上,笑得开怀。他一身黑衣,那条鲜红的发带垂下来,格外显眼。

可如今,他们告诉他夷陵老祖魏婴魏无羡身死魂消。

他发疯般地从姑苏跑到夷陵,只找到了高烧昏迷的温苑。他指尖哆哆嗦嗦地奏着问灵,可招来的孤魂野鬼中没有一个是魏婴。

回姑苏的途中,他进去买了一坛天子笑。

酒很香,很醇,分明不是辛辣呛人的味道,灌下去后却满心灼痛。

他不喜欢这个味道,但大概能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会喜欢。

沿街都能听见讨论

“天道好轮回啊!魏无羡就是该死!”

“他炼了那么多凶尸,算他被狗啃的良心还剩那么一点,知道把阴虎符毁掉。”

“啧啧啧,没看见他那个死法哦,听说啊是邪术反噬,那可是真真的惨死!”

魏无羡怎么死的,他不敢想.

蓝家众弟子看着那一贯冷若冰霜的含光君一身酒气,左手搂着个孩子,右手左手拎着酒坛,满脸惊诧,慌忙地去找来蓝曦臣。

蓝曦臣见了,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只是接过温苑,说:“忘机,这孩子?”

他又看了看蓝忘机,已是了然。

“罢了”

云深不知处,静室.

天子笑那圆滚滚黑亮亮的小坛子安安静静地卧在地上。

被去掉了木塞后,醇厚的酒香与清冷的檀香交缠在一起。

“魏婴,你还会回来吗?纵他们万般说,你终究还是人”

“魏婴……”

“你又何苦……若当初……”

若当初我真的把你带回云深不知处,这一切会不会不同?

仅一点点的侥幸鞭挞着就足够叫人发疯。

“魏婴,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

蓝忘机叹气,面色苍白,抹额歪斜了些许,眼神空洞地黏在远方

或许这世间的事便就没有缘由。

他恍惚间又想起在温家教化司那段可怖难熬的时日。

蓝忘机跌跌撞撞地出了门,闯进放置温家缴获物品的仓库中,守卫面露难色,上前阻拦,“蓝二公子,您这是……”

蓝忘机冰冷的目光射过去,守卫便不敢再多言。

蓝忘机翻找着,那块雕刻成太阳纹饰的烙铁.

刺拉,烧红的烙铁滚烫,烧灼皮肉,留下一个深红的印记,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蓝忘机眉头微皱,原来他那时这么痛,甚至痛到叫出声来。

他记得魏无羡笑着说

“那不一样,又不是在脸上。而且我是男人,怕啥,男人一辈子还不受几次伤,留几个疤。.”


蓝忘机眼中冰雪渐渐融化,一片柔和,似乎魏无羡还在他的对面,笑着叫蓝湛,逗他好玩。他指尖摩挲着唇,好像还带着百凤山上魏无羡的温度。

“何为心动?”他双唇翕动,吐出几个音节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蓝忘机发了疯般的去找笛子,他想找陈情,他想找到他。

旦日.

蓝忘机仍是那个冷若冰霜的蓝忘机,眼中的温柔似是惊鸿一梦,再没出现过。

蓝启仁看他只是摇着头叹气。 他自领惩罚,默默地在云深不知处跪了一天。


十三年后,那段破败的竹笛声响起时,恍如隔世

“魏婴,是你吗?”


-秋风声声瑟 几年离索 浊酒一壶刻骨相思 又怎向离人说.


by萧墨凉

磨了原著出来的第一篇文ouo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