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时有酒可醉.

❀头像/封面来源@大鱼鱼🐋

傲娇云梦x毒舌华山(我就偏吃你们不吃的)

傲娇云梦x毒舌华山
#私设##我们云梦小姐姐都很可爱的#
一、
“大个子,我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跟你一起出任务!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还是个老色鬼!去我们云梦泡澡就算了,居然还要去女汤!臭不要脸的死混蛋!”云梦抱着胳膊气愤道
“没办法啊,你们掌门指定的的。你以为我想跟你组队嘛。你看看其他的那些云梦小姐姐,温婉贤淑医术高超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你再看看你,说话扯个嗓子跟泼妇骂街一样我都没嫌弃你。”华山嘴中含着一根狗尾巴草,含糊不清地说道。
“嘁……老男人”云梦用眼角斜他一眼,“你们华山都穷死了,你看我说什么了吗?”
二、
薛家庄内,薛晓人一脸狰狞
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气息
“女人你站着干嘛呢,过来帮忙!”华山迎着薛笑人凌厉的招式大声叫着.
“不是你自己说我什么都不会一点用都没有吗?我怎么帮你?”云梦斜睨着眼,托腮坐在地上懒洋洋地说.
余光瞥到那男人身上触目惊心的血迹,不由得站起身来,施展轻功,轻盈的身体飞起,脚下生出一朵莲花。云梦的功夫,引梦术.
待她身体翩然落下,看见薛笑人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
那男人却是抱着胳膊挽唇一笑,云梦急急的走过去,不由分说拉起他的袖子给他把脉.
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原来是皮肉伤.
“女人,你这么着急我,该不是爱上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我了吧.”华山玩味地笑道
“你,谁爱上你了!我这是,我这是怕你死了我没法交差罢了!别自作多情了!”云梦的脸上渐渐的红了.
三、
金陵地震,大街上全是流离失所的百姓,昔日繁华全都变作一片废墟。
云梦拽着华山加入了官府的赈灾队伍.
云梦一身素衣穿梭在伤民之中,点点鲜血和泥土染上衣裳,素喜干净的她却无半点嫌恶。
接骨,包扎,把脉,开药,得心应手.
华山在前几天帮忙在废墟下寻找伤者,后几天官府的人便来接手,他便在一旁看着云梦治疗.“这女人,医术还不错么?”
坐在一旁的老太太咧了咧嘴,笑了,黑洞洞的嘴里没有几颗牙齿:“这位姑娘当真是个好心人啊,不嫌弃我老太太身上肮脏,是个好姑娘,你娶到她可真是享清福哦。”
华山尴尬的笑了笑,干巴巴地说:“没有没有,奶奶您误会了,我们只是顺路同行罢了。”
老太太便不再说话,只是瞅着他笑,叹了口气:“年轻人么,总是不懂得珍惜的。”
午后的太阳晒得热烈,云梦的脸红扑扑的,头昏脑胀,摇摇晃晃地走到一处屋檐下闭眼小憩。
华山见她这样,走了过去晃晃她的身子:“喂,女人,醒醒。在这里睡觉要着凉的!”见她毫无反应便拍拍她的脸颊,“起来了”
云梦不满地嘟囔着:“你滚,我困死了。”
华山叹了口气,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向客栈走去。心想:总不能让她睡在这里
云梦嗅到一股凛冽的风雪气息,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着。
华山看着她的睡颜,这丫头是真的累了吧。
四、
待云梦醒来已是傍晚,夕阳斜斜地射进窗子。朦胧的睡眼四顾,发现自己是在华山的房里。瞌睡虫一下子就消失了,她喊着:“喂!我怎会在你房里?!”
华山从门外懒懒的走进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刚起来吵吵什么,消停会儿。你自己在大街上睡着了,我怕你晒死,谁知道某人一直赖在我怀里不放手。啧啧啧。”
云梦脸颊羞红,原来梦中闻到的安心的味道,是他……
“你个臭流氓!死穷鬼!不知羞不害臊!我不用你救,死不了!”
五、
晨光熹微,二人辞别了金陵城,向着北方走去。
一路上,二人合力击败盗墓贼,帮官府逮捕犯人,四处行医做善事。
路上自然少不了吵闹,活像一对欢喜冤家。
半年过去。
远方的晨光勾勒出雪山的轮廓,温柔又威严,不似云梦泽一样缱绻缠绵,自有一种爽利。
“我们,到了吧。”云梦苦涩地开口,自此,二人即将分别。
“上山吧”华山沉声道。
一路上出奇的安静,谁都没有说话,白雪皑皑盖上了属于生命的气息,气氛更加沉闷。
是夜,华山拎了两坛酒,看见在床角瑟瑟发抖的云梦,说道:“女人,喝口酒暖暖身子吧”
云梦默不作声地接过了酒,扯开上面包裹的红布,拔掉木塞,醇厚的酒香充满屋子,她扯出个微笑:“好酒!”仰头边往嘴里灌,晶莹的酒液顺着嘴角流下。
“想不到你还会喝酒”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反正我,明天就可以离开你这个老男人了”
又是一仰头,一坛酒竟被她喝光。“再来!”云梦意犹未尽的用袖子擦擦嘴角。
华山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喝着酒.
“你知道吗…嗝,我儿时曾有一个幻想,我将来的夫君…嗝,一定要是一个风流倜傥…嗝,见义勇为的英雄……”云梦说着胡话,一口口地喝酒。“但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姐妹…嗝,别人都说她们是大家闺秀…嗝,名门弟子。说到我这里…嗝,就是,‘这孩子,真开朗啊哈哈’,你以为,我不想做一个淑女吗……”
华山的指节攥得发白,他又何尝不想做一个侠士。可幼时的父母双亡是他备受嘲笑,好不容易投奔到华山门下确是为时已晚,他只能通过更多的努力跟上他人的脚步。“更深露重,我,先走了……”华山的声音沙哑,就像大风夹杂着雪花敲打着薄薄的窗户纸般,令人心中升起一阵寒意。
“你,别走。”云梦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我明天须向掌门辞行回云梦.我知道,这句话现在不说就没时间说了,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云梦连珠炮一样说完这句话,清凌凌的双眼直视华山的双眼,空气安静的仿佛凝滞,只剩下心脏砰砰乱跳的声音.
我喜欢她么?或许是喜欢的吧,什么时候呢?我也不知道,但是和她拌嘴都是一种开心,这算不算喜欢呢?
看她行医自己心中有一抹温柔又算不算呢?
云梦看华山深色纠结,咬了下唇:“算了,你只当我在说胡话罢了。”
“我也喜欢你”华山的声音沉稳
云梦瞪大了眼睛,双手掩住嘴,一脸不可置信。
“我说,我喜欢你。”
六、
三年后,两人携手走在夕阳下,影子斜斜。
“当初可是你先表白的。”
“拉倒吧!我那是喝醉了!”
“酒后吐真言”
“哼,那你是不喜欢我了!放开!我要回娘家!”
“我喜欢,怎么会不喜欢你”
-无关青云路 无关诗书 无你处无江湖.
by萧墨凉
侠客行此梦缘君虞夜渡103级云梦
欢迎找我玩
文字不喜勿喷,看个乐呵即可.

评论(17)

热度(44)